十分PK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十分PK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8 18:45:2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发后胜天镇派出所对当晚参与饮酒的人一一进行调查。李梅和舅舅曾坤华、姐夫骆学兵找到在派出所接受调查后的余某西、沈某强,一起来到肖珍莉落水处,试图还原当晚的过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之所以要去金家喝酒,是因为我老公在金家旁边修乡村公路,材料和工具存放在金家,和金家商量好公路修完后付五百元场地费。”李梅说,因儿子要睡觉,她在快到9点左右带着儿子回了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事发当晚肖珍莉究竟喝了多少酒?是否喝醉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雷轰顶的李梅在朋友陪同下前往胜天镇派出所了解情况,确认了丈夫溺亡的事实。随后,李梅被带往高县殡仪馆,看到已经阴阳相隔的肖珍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疑点二:两人入水为啥只救起一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地时间16日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,被问及有关白宫检测出新冠阳性病例的情况,特朗普对记者表示:“昨晚我才第一次听说这件事,(但)这只是少数病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沈某强告知了警方是两人落水,那么警方当晚在救起余某西后,应当采取措施尽力救援尚在河里的肖珍莉。如果警方明知肖珍莉还在河里,在救起余某西后放弃救援,则警方存在失职,应当追究责任。四川自贡旭源非法集资案17名涉案人员自首,警方全力追缴涉案资产 封面新闻 2020-09-17 13:30 29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肖珍莉生前最后拨打的一次电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梅在胜天镇派出所抄录了当晚参与喝酒的人员名单,共计11人:金某涛、沈某强、沈某伟、韩某学、余某西、罗某、李某文、唐某1、唐某2、雷某、肖珍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通话记录显示,8月17日晚10点21分拨打过同桌饮酒的沈某伟电话,10点58分反复拨打过沈某强电话,前面几个关于沈某强的记录是未接通,最后一个通话记录显示通话一分多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