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河南30天无新增纪录感染者:4例感染病例源头成谜


1、黄某,女,25岁,就读于西班牙某大学,国内住址:大连市中山区。3月21日,患者自西班牙马德里出发,飞往俄罗斯莫斯科。3月22日,由俄罗斯莫斯科飞抵北京首都国际机场。当日,乘坐CZ6122航班由北京飞抵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。全程均佩戴口罩。大连机场例行体温监测无异常,由中山区专车转运至家中实施“一人一户”隔离观察,由社区落实管控措施。3月29日,市疾控中心例行境外入连隔离观察人员核酸检测,结果为阳性。市急救中心立即将其转运至市级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。患者入院查体无发热,肺部有影像学改变,经省级专家组评估确认为确诊病例(普通型)。经详细流行病学调查,该患者密切接触者均已追踪到位。

根据德国政府的数据,德国医院共拥有28000张重症监护病床,比欧洲平均水平高出三分之一,更是远超过意大利。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到目前为止,德国的医疗系统尚未经受如意大利一般的严峻考验。因此也无法保证德国在同样状况下就一定会比意大利做得好。

如今,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意识到了老人是疫情中面临最大危险的人群。各国卫生部门对养老机构严防死守,并要求民众不要去探望年迈的父母或祖父母。因为正如意大利的经历所显示,一旦病毒传播到老年人当中,大量的老年病患将迅速挤兑卫生系统,并造成更加高的死亡率。

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3月26日发布的最新一版欧洲疫情评估报告中指出,对德国、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冠肺炎疫情数据初步分析显示,这些国家中60岁及以上患者的死亡风险和死亡人数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迅速增加。在住院病例中,15%的病例患有严重基础疾病,其中老年人的病死率更高。

意大利则不同。深受地中海文明影响的意大利人热情外向,喜欢群聚社交活动。“意大利是典型的老年社会,老年人都是‘社交狂’ ,见面喜欢行贴面礼。而且意大利人尚亲情,很多人三代同住,这些都助长了病毒传播。”张作风说。

相较之下,德国中央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:目前德国所有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的人中位年龄仅为47岁,有82%的病例在60岁以下。

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这两个地理邻近,且同样有着严重疫情的国家的死亡率截然不同?在统计数字的背后,有哪些因素值得全球各国反思和学习,最终一起打赢这场全球抗疫战。

最后,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,德国雄厚的医疗力量,也可作为低死亡率的一种可能解释。

据意大利卫生部门披露的数据,意大利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的人中74%超过50岁。在官方统计和公布的确诊病例中,老年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。

一些流行病学家认为,德国进行比大多数欧洲国家更多的病毒检测,也可能是导致死亡率降低的重要原因。由于死亡率的高低同时取决于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,当分母不能真实反映该国的患病人数时,死亡率自然会偏高。这种情况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伊朗。